·通知公告 ·中招信息 ·年級頻道 ·網上留言 用戶中心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夾
  當前時間:  

這些字拼音改了?《咬文嚼字》主編:別緊張,還沒定呢

2019-03-14 作者:明金霞 來源: 瀏覽次數:0

說(shuì)服變成了說(shuō)服 ,一騎(jì)紅塵變成了一騎(qí)紅塵,粳(jīng)米變成了粳(gěng)米,蕁(qián)麻疹變成了蕁(xún)麻疹……2月19日,公眾號“普通話水平測試”發表的一篇《注意!這些字詞的拼音被改了!》刷屏社交網絡,文中舉了一大串讀音改變的例子,并寫道,“不少網友查字典發現,許多讀書時期的‘規范讀音’現如今竟悄悄變成了‘錯誤讀音’;經常讀錯的字音,現在已經成為了對的……”

  這篇文章迅速登上微博熱搜,網友紛紛驚呼“上了個假學”,“當時好不容易糾正過來的讀音,現在因為大部分人讀不對就改了?”“這事還有少數服從多數的?”

  “這是條‘假新聞’請不要擔心。”澎湃新聞專訪了《咬文嚼字》主編黃安靖,他表示,這則“假新聞”中的大部分內容來自國家語委2016年6月6日發布的《<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(修訂稿)>征求意見稿》,而這個《征求意見稿》至今尚未正式發布。今后正式發布的《審音表》應該不完全和《征求意見稿》一樣,“也許網友擔心的‘讀音改動’根本就不會出現在正式發布的《審音表》中,有什么好擔心的呢? ”

  文中的大部分內容,來源于還未正式發布的《征求意見稿》

  長期以來,普通話都存在同一含義的一個字有不同讀音的情況。1985年,國家發布《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》,對這些異讀詞進行了修訂。2016發布的《<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(修訂稿)>征求意見稿》對一些讀音進行了新的修訂,并發布在教育部網站上征求意見。文中提到的很多改變讀音的字,就來源于這份《征求意見稿》。

  《征求意見稿》尚未正式公布。不少字的讀音改變出現在網上后引起議論紛紛,黃安靖認為,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社會各界對《征求意見稿》的態度。

  “比如‘粳米’的‘粳’本讀‘jīng’,絕大部分人也是這樣讀的,但《征求意見稿》中審為‘gēng’,網友意見很大。這應該是‘以北京語音系統為審音依據’的。普通話的語音系統的確立雖然以北京語音系統為基礎,但普通話推廣已經有好幾十年了,已經成為一個有別于任何方言的博大精深的系統,語音、詞匯、語法都按照自己的內部規律發展演變。對普通話進行審音,還堅持‘北京人讀啥音就審定為啥音’,是否合理?這是學術問題,意見可能還不統一,大家可以討論。”黃安靖說。

  再比如“紀”作姓用時本讀‘jǐ’,《征求意見稿》把這個姓審為‘jì’。黃安靖認為,雖然很多人現在都讀四聲,但對姓的讀音審定,要更加慎重。有次他去大學做講座,提到這個讀音的審定,臺下有人說自己就是這個姓,且一直讀jǐ,“改了讀音,不是讓我們改姓嗎?”

  還有的字的讀音則是該審未審,黃安靖提到戛納電影節的“戛”,雖然最初的刷屏文中未出現,但在傳播過程中也被很多網友提出。“戛”本讀jiá,但這與“戛納”的法文Cannes讀音不合,“這個字的讀音是應該審的。建議審為gā,專用于‘戛納’。”

  “總的來講,我覺得這個新聞是個假新聞。但《征求意見稿》一直未正式公布,這次人們又議論紛紛,這也反映了普通民眾對《征求意見稿》的態度。其中有些字的讀音是否改變是有爭議的,有關方面應該聽取這些意見,或者不公布《征求意見稿》也要做出說明。”

  語音的變化應符合其發展規律

  文章中也出現了一些并非來源于《征求意見稿》的字,黃安靖認為對這些字要區別對待。

  文中開頭引用了賀知章的《回鄉偶書二首·其一》,并標以讀音:

  “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衰(shuāi)。”

  “遠上寒山石徑斜(xié),白云生處有人家。”

  “一騎(qí)紅塵妃子笑,無人知是荔枝來。”

  ……

  作者寫道:衰在詩中本讀cuī,斜在詩中本讀xiá,騎在詩中本讀jì。由于讀錯的人較多,現已更改拼音。現在新版教科書上的注音是衰(shuāi)、斜(xié)、騎(qí)。并以賀知章的口吻調侃道“我老人家費勁心思完成的押韻,好不容易成了千古名句,就這么被改了?”

“這種差異實際上是由古音和今音的不同造成的。而所謂古音與今音之差并非只發生在當代。”黃安靖表示,古詩詞講究平仄押韻,從先秦到漢、唐、宋,讀音的變化,最早宋人就已經發現,某些字的讀音在一首詩中不合韻腳了。為此,宋人采取的辦法是臨時改一個字的讀音以便讀起來還押韻。這在語音學中稱“葉音” 也稱“葉韻”“葉句”,“葉”也作“協”。明清以后,“葉音”之法逐漸被淘汰。

  而“騎”被統讀為“qí”,是1985年《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》中的內容,現在各大辭書中都已經改掉。黃安靖認為這個字的審音有點問題,“當時對異讀字審音,所謂異讀字,是指一個字表示同一含義的時候,有兩個讀音。但‘騎’在讀作qí和jì的時候,意思不一樣,qí是動詞‘跨坐’的意思,而jì指‘一人一馬’。”

  同時,語言也是約定俗成的,對于一些字在語言發展過程中發生的讀音變化,語言文字也要相對地做出適應與調整。黃安靖舉例,對“說服”的“說”,中國大陸大部分人讀為shuō,“因為都這樣讀,就應該以它為標準音。而且原先shuì這個讀音的含義‘勸說別人使聽從自己’,和shuō這個讀音中‘解釋,解說’的含義是有聯系的,因而這個字統讀為shuō,是符合語音發展規律的。”

上一頁:漢字讀音改來改去,是為了遷就文盲嗎?
下一頁:沒有了